異夢:以莉莎法愛迦勒!(新)

異夢:以莉莎法愛迦勒!

於2019年1月釋放

* * * * * * *

這篇預言話語(第94篇)的前來,是因為以莉莎法(伊莉莎白)在安息日被神帶領閱讀了《以西結書》第9章到第16章。她也在為前不久在一個異夢裡見到的一位男士禱告。在這篇預言話語中被稱為「迦勒」的男士就是以莉莎法(伊莉莎白)在夢中見到的那位男士。他非常明顯的特徵就是有著雪白的頭髮,臉上沒有皺紋。無論士兵怎麼待他──意思是他曾被拷打過,也遭受過飢餓──笑容都不會從他臉上消失。當然,他也哭泣過,但沒有人看見。

在夢裡,以莉莎法(伊莉莎白)前往他那裡。她只是出現在他的面前。他一直在禱告,披著禱告巾。她給了他一些聖餐用的餅,就像無酵餅一樣。她說:「別擔心,我會回來的,下一次我會給你帶更多的餅和酒。」這個人深深愛著亞呼贖阿。她知道他在耶路撒冷,他在那裡的工作是要鼓勵其他人,所以他總是面帶笑容──將他自己的悲傷和為亞呼贖阿所受的苦難掩藏起來。

當以莉莎法(伊莉莎白)從那個異夢中醒來時,她很詫異自己對這位男士的愛。

先知迦勒的異夢封印被揭開了

2019年1月9日

夢中:我在榮耀身體裡,因為我可以徑直從監獄崗哨身邊走過。當他們離開後,我就直接去了他(迦勒)所在的牢房裡,我們彼此擁抱、親吻,他說:「我認識妳。」我們說了,我們互相愛著彼此。看到他受苦,我非常難過,雖然他臉上一直保持著微笑,因為他見到我很開心。

牢房的地板是水泥地,在地面的中間有一個很大的鈴鐺,鈴鐺連著鎖鏈和他腳上很重的腳鐐。他旁邊有一堆稻草。他最遠只能走到稻草堆那裡去大小便。

其他的事我都已經寫下了——我怎樣離開那裡,醒來後我大聲喊著說:「我愛你,迦勒!」但我從未提到過那愛的細節,或者我怎樣擁抱了迦勒,是因為當時那個被棄者,現在的前夫,他的名字將不會被留下,正如亞稱他為「無名者」一樣。

我現在再也不會羞於說迦勒的名字就是以斯拉,因為許多年之後,我們相遇了。我跟他在2016年10月2日結了婚。但我知道他有一個要在這個事工做什麼事的選擇。不管那個夢是否會成真,他是否會成為那個迦勒,我都會在他之前去天國並且得到我的榮耀身體,然後等候亞去成就祂必須要成就的任何事。

我知道我得到這個異夢的時候,以斯拉甚至都還沒有得救。所以我立刻請求所有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YDS)一天領三次聖餐以呼喚這個「迦勒」前來——讓他到我這裡來——讓他去看聖靈全能風事工的關於兩位見證人(第83篇預言)的預言影片。我們知道互聯網上有許多關於兩位見證人的主題視頻,或者關於人們認為那兩位見證人是誰的視頻,或者有人聲稱自己就是那兩位見證人的視頻。而他只會去看那個來自聖靈全能風事工的視頻。

他在網站上的見證裡說,那個視頻,他聽了一次又一次,因為我在那視頻裡說出了新的啟示,說那兩位見證人是一對夫妻。以斯拉隨後說他必須去找出更多有關這個女人的信息。因為他知道這個女人是屬於亞的。

然後,以斯拉就看到了我的照片,還說他必須寫信並且認識這個女人。於是,我們首先開始在郵件裡交流,然後在2016年3月7日,當我們通過Skype視訊交談的時候,兩位受膏者就合而為一了。

從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這事——因為那個被棄者沖出了大門,說他再也不能忍受在我臉上的聖潔。我已經忍受了七年的虐待和憎恨。你們可以閱讀第139篇預言《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那篇靈魂伴侶的預言詩,你們也可以在第127篇預言裡讀到亞怎樣將他們從我的靈魂裡扯出來。

我的確知道這事。當我喊著說「我愛你,迦勒!」並求問亞他的全名是什麼時,亞說:「你現在就可以叫他迦勒。」

當我在夢中坐起來喊叫時,那個前夫就躺在我身邊。我確定我的那個喊聲震動了整個屬靈界,甚至可能驚醒了一些住在賓館裡的客人。魔鬼也知道這個迦勒是誰。

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YDS)花了七年的時間堅持為此事禱告,他們都是一些跟隨這個事工很長時間的人,但只有少數人現在仍然保持忠誠,但那個時候他們都是忠誠的,在為這事禱告。亞呼贖阿說,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就像基甸的軍隊——那些留下來的人,他們就是亞呼贖阿的新娘。

亞已經招聚了一支嶄新的「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菁英部隊,菁英中的菁英」,因為祂現在就是這麼稱呼他們的。祂把每一個人都帶給了我,因為他們給我寫了信並證明了他們的忠誠,他們所有人都非常被恩膏。

他們真的愛這個事工並且捍衛這個事工。他們是真正的護盾勇士——現在有三十個人,還有更多的人會前來。他們有異象和異夢。現在在我生命中最嚴酷的爭戰期間,他們是屬靈的勇士,但我知道亞呼贖阿會贏得這場戰爭,因為這個事工屬於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舍金亞榮耀,甜美的聖靈。祂們會為祂們的事工而戰!審判必會臨到那個企圖篡奪祂們位置的人身上。因為《那鴻書》1章裡說,亞是忌邪的神。

那鴻書1:1論尼尼微的默示,就是伊勒歌斯人那鴻所得的默示。2 亞哈威是忌邪施報的神,亞哈威施報大有憤怒,向祂的敵人施報,向祂的仇敵懷怒。3 亞哈威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祂乘旋風和暴風而來,雲彩為祂腳下的塵土。

我擁有AmightyWind.com這個網站的域名,因為我被亞所揀選,在1994年讓這個事工在互聯網上誕生了。那時候互聯網才剛剛開始。當這個事工剛剛出現在互聯網上的時候,我作為一名五旬節教派的牧師和先知從1994年4月到1995年一直都在傳講「耶穌」。

在1996年的時候,我當時的網站管理員教導了我有關成為一個彌賽亞猶太人的信息。儘管那時候她稱祂為「耶書阿(YESHUA)」,但我很快就得知我們不能將聖父的名從聖子的名裡去掉。因為祂是亞唯一的獨生愛子。

我從許多年之前,甚至從青少年開始就去教會傳教和說預言。實際上,聖靈全能風事工在其成為一個互聯網事工之前的許多年就已經成立了。

迦勒和我在2016年10月2日結了婚,我們是這個事工的協同領導者。我們都不是這個事工的總領導/頭(HEAD)。因為那會是對神的侮辱。這個事工只屬於至高神。

以斯拉是「屬靈覆蓋禱告領導」,這意味著:他應該要在禱告中保護我和這個事工。那就是為什麼在每篇預言開始之前,我們開始一起禱告,他要藉著做許多保護的禱告作為開始。是的,這是關乎保護的禱告。就像亞呼贖阿保護祂的新娘一樣,以斯拉應該要保護他的新娘,我,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亞在第105篇預言我亞哈威說:「在2009年,我要搖撼一切能被搖動的!」裡就宣告了這個事工屬於誰。我已經順服了亞,把那段預言節選放在了每一篇被張貼在網站上的預言之前。這個事工屬於至高神,神聖三位一體真神: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甜美的聖靈。

如果這事工是由我的手所建立的,那在很早以前就已失敗了。那些話語跟我自己的救贖無關,而是跟我一直讓神聖三位一體真神作為這個事工的真正總領導這一事實有關。亞是在這個事工遭受逼迫的時候說出了這些話語,因為從這個事工的誕生一直到以斯拉進入我的生命,對一個沒有神聖丈夫的禱告覆蓋的女人而言,逼迫一直以來都是極大的。

我的迦勒是為造福以色列而做工,把亞呼贖阿的見證帶給了以色列。他所認識的在亞呼贖阿裡的信徒們會堅定站穩,只要他繼續在他臉上保持著那笑容,並且不管衛兵對他做什麼,都不能從他臉上移除那笑容。那是因為他擁有亞呼贖阿的平安。

信徒們愛他,為他歡呼,這就是我所等待他回轉的那個迦勒,因為這個將永遠都是教導關乎亞呼贖阿的事,而在那個夢中,迦勒一直都在教導關乎亞呼贖阿。

被揭開封印的異夢和解夢結束

* * * * * * *

聯絡我們:
[email protected]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mightywind.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亞洲分支網址
https://asian.amightywind.com

請點擊觀看並訂閱:
圣灵全能风事工youtube頻道:YAHSladyinred
圣灵全能风事工亚洲分支youtube頻道:聖靈全能風事工亞洲分支官方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