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的見證

見證

最後更新:2010年二月五日

我活得並不是很輕鬆,但是我的主亞呼贖阿跟我說過,「不要為妳的過去感到羞恥,但要藉著妳過去的經歷,把榮耀歸給亞呼贖阿,為祂作見證帶領靈魂歸向亞呼贖阿。」我從未體驗母親或父親的愛,亦或兄弟姊妹、阿姨叔叔、表親或祖父母的愛。

我在這個世上一直都非常孤獨,但我知道神是存在的,而亞呼贖阿則是一個兩千多年在各各他山死去的某人。沒有人告訴我祂可以成為我最好的朋友,或告訴我祂的聖靈可以住在我裡面,又或是我不需要變得完美才能得到亞呼贖阿的愛。我常常被論斷,因為我什麼人也不是。我沒有家人,有的只是一個會虐待我、忽視我、試圖謀殺我而被送進監獄裡去的母親。

我被寄養家庭扔來扔去,我在那時深怕不順服他們。我試著成為每個人想要的樣子,但又覺得我不屬於任何地方。當每個新的寄養家庭失去一開始的新鮮感時,我就成了一個在星期五被社工撿起的垃圾。我媽以前常說我不值得任何人來愛我。

我曾是那顆帶其他人一起腐爛的「爛蘋果」。我從孩時就受過母親的丈夫們、男朋友們、繼兄們的性虐待、性騷擾、也被強姦過,當然也包括她。她恨我,我記得她從未抱過我。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學到不要相信任何人。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討厭我自己和我的生命。我在小時候多次試圖自殺,或走在飛梭的車前。我在八歲時服藥過量。

我受過很多的傷害。在我十歲的時候,我母親的男朋友有一個侄子,之後他成了我的前夫。他的控制慾很強、冷淡又疏遠,甚至大我很多歲。我母親想要把我扔掉,因為我是她越來越老的證明。

我從她的身邊被帶走,成了受法庭直接監護的兒童。因為他們不知道要拿我怎麼辦,所以我就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結了婚。我的前夫成了我的父親,也因為我們年齡上的差別,他在每件事情上都支配了我,我就像一件他擁有的物品,不知愛是何物,在身心靈上受到了比從前更嚴重的傷害和性虐待。

長話短說,我在結婚第一週的時候曾經打算自殺,因為他有了外遇。這就是我接下來六年的生活,並在流產、嘗試自殺、崩潰之間流離,直到我找到了亞呼贖阿──或者應該說是亞呼贖阿找到了我。

我最後一次試圖自殺,是因為我的前夫又有了外遇。在他說他不會再回來後,我吞了一瓶速可眠(100毫克)。這是我最瀕臨死亡的體驗,我的靈魂甚至出了竅。當時我躺著等死,作了以下的禱告:「亞呼贖阿,告訴我為什麼你不在把我丟進地獄前愛我?請在我臨死前送個人來握著我的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禱告。我在那裡從中午躺到午夜,這還是我生日的三天前。在清醒和昏迷之間,清醒的時候我只會嘔吐,然後躺在我的嘔吐物中繼續昏迷。

至今沒有人知道警察是怎麼找到我的!那是個奇蹟!他們破門而入,而亞呼贖阿一直都在那裡回答我的禱告。雖然我並不知道,但祂握住了我的手。我被放在72小時的特別監護室中,但除了護士以外沒有人來看我。我沒有訪客,甚至連我的前夫也非常地生氣,他拒絕來探望我,他說他不得不為我的醫療費而工作。我沒有留下自殺遺言,所以我的前夫強迫醫院把我交給他。我當時甚至還未成年。我回家的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四月四日,那本來應該是我會被埋葬的日子,那天也是復活節。我心碎了,沒有人在乎那天是我的生日。我試圖在我出院的當天自殺,但是我的前夫把槍拿走了。一個急診醫生告訴我,「當妳下次試圖自殺的時候,如果想死得快就要站在火車前面,身體會被撞得碎爛,沒人可以撿起完整的部份」。我相信是撒旦把這個醫生派到了我的身邊來。

我在一年後記起了那個醫生的話,我們剛好住在郊外的火車軌道附近,於是我打算照著他的話做。但是亞呼贖阿卻有其他的計劃。我打算自殺的當晚,我前夫的一個朋友給我打了個電話(她和他一起長大的,後來在假裝領他歸向主時與他通奸),她邀請我去參加五旬節教會,這還是我的第一次。我進去教會跟神說再見,猜想祂大概會在那裡。但相反的,牧師被感動,說了「知識的言語」。他說有人想要自殺,但耶穌〔亞呼贖阿〕想跟那個人說「不要這麼做!祂愛那個人,想要為自己的榮耀使用他!」

牧師問那個人是誰,要他們走到前面來,把他們的生命交給亞呼贖阿。我就這麼做了!然後他說還未得著受聖靈洗禮憑據的方言恩賜的人請舉起手來。我舉起我的手說:「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如果是亞呼贖阿所賜下的恩賜的話,我就想要那種恩賜!」哇,我真的得到了!亞呼贖阿以光明開了我的眼,說我不能再恨自己了,因為祂的聖靈已經在我裡面居住了,如果我恨自己的話,也代表我恨祂。

我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很美,也不再試圖自殺。我有了去愛其他人的使命,以我不明白的方式讓其他人知道亞呼贖阿是多麼地愛他們,讓他們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亞呼贖阿、得到神的拯救、成為聖潔的子民、並被如阿克.哈.古德西充滿。

這是將近三十年前的事了,而我骨頭裡的火卻只是越燒越熱,我對主亞呼贖阿的熱誠沒有極限,我愛亞呼贖阿,祂是我高於一切的真愛。我最強烈的渴望是我在活著的每一天都能服事祂,盡我的全力幫助別人,也以別人未曾幫助過我的方式幫助他們。在他們需要的時候陪在他們的身邊,安慰那些屬於亞呼贖阿,支離破碎、遭受虐待的肢體,讓他們知道是魔鬼在擊打他們,而不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

神多次使用我的見證阻止人們自殺,他們最後獲得了拯救。甚至是我在認識亞呼贖阿之前試圖自殺的經歷也有了用途!我的呼召是憑著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權柄,去傳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福音。我的目標是見證成千上萬的人得救、成聖、並被如阿克.哈.古德西的大能充滿!

我努力順服亞呼贖阿,把祂放在我生命中各方面的首位。我愛慕祂也敬拜祂,把祂放在我私人生活以及事工的首位,盡我所能去接觸和幫助亞呼贖阿的肢體:那些受虐待的、被毆打的、感到被遺棄的、不被人愛、被其他人拒絕的人,並向他們證明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是真的愛他們!因為祂為他們死去並在第三天復活!就算是只讓一個人接受祂,亞呼贖阿也會再次回到十字架上為這一個人受苦。我想要他們知道,神的話是不會說謊的。我想要去教導他們,為他們代禱,更重要的是我想要去愛他們。我總盡力聆聽如阿克.哈.古德西甜蜜的聲音,並因為她使用這個破碎的器皿而深感榮幸,她使用我帶領失落的靈魂歸向亞呼贖阿,裹好他們的傷處,向他們證明亞呼贖阿還活著也還在掌權!祂愛我們,也在乎所有我們關心的事。

我想被祂們使用,為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帶來頌讚、尊貴和榮耀,使眾靈魂得以奉靠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話語和寶血,被祂拯救並被醫治!以此證明神能奉靠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成就所有的事情!當我在傳道時,我期待奇蹟的發生,並把榮耀歸給亞呼贖阿。

我的生命在這三十年間被大大的改變,但神給我的呼召還是沒變。如果我過去沒發生這些事的話,或許在傳道時就不會這樣火熱了。我遭受了許多痛苦,這也幫助了我與其他人產生共鳴,了解他們的痛苦。

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事我的主,也是我的救主,我想把我的神所交給我的事教給其他人,使他們得以向其他人傳揚我們所服事的神的奇妙作為!

神給我的呼召是向人傳福音,我已經被祂使用了很多、很多年了,讓我的生命有了價值,帶領失落的靈魂歸向亞呼贖阿。我曾經是一位被主使用的平信徒牧師,現在我的呼召是要作為一位國際性的牧師,我是一位被按立的牧師和先知,也是一位屬於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新娘,依靠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賜成為獲得男女的漁人,向他們教導經文的道理,輔導眾人。我被神所祝福,得著了預言的恩賜,這個事工被神蹟、奇事、異能充滿,為亞呼贖阿帶來了榮耀!沒有亞呼贖阿我就什麼也不是!為子民解除了鎖鏈、枷鎖、使他們從奴役的束縛中得自由的,是祂的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

現在這事工有幫助我的夥伴,我被神告知,雖然我們從前曾被亞呼贖阿按立過,但現在也要再次被人按立。我是一名女人,曾因為我的金髮、臉上所畫的妝、穿褲子等外表的穿著被人論斷。一些牧師甚至跟我說過,我不能在他們的教會傳道,除非我把妝卸了!我非常感激主讓我知道,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皮膚的潔淨(無論她是不是有化妝還是擦了睫毛膏),最重要的是她心靈的潔淨!我的心在將近三十年前被潔淨了,也一直被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潔淨。

我發現最惡毒的毀謗、缺乏愛的表現,都是來自教會講台的背後,來自那些嫉妒強大恩膏和屬靈恩賜的牧師們。他們垂涎來自神的恩賜,也有許多牧師不相信神會使用女先知的口說話,特別是使用女性作為牧師傳道。但我繼續做我被呼召要做的事,神會繼續使用我來榮耀亞呼贖阿。祂派我接觸人們而不是牧師。這些人總是以愛接待我,我試著原諒牧師們,不讓自己感到受傷,我會讓神審判祂們,讓他們從錯誤中學習。

因此,我拒絕因人的外表或膚色論斷他們,黑人牧師因為我是白人而憎恨我。我覺得這是神的幽默,讓我成為撒旦最懼怕的一位被如阿克.哈.古德西充滿的牧師!我同時也是一位福音作曲家和歌手!

撒旦努力試著要毀滅我,但是這只讓被壓碎的葡萄以新方式產出新酒,就是被恩膏的得救歌曲!看吧!「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8:28)亞呼贖阿知道最後會得勝的是祂,證明我透過我的主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是得勝有餘的!

我相信我出生的唯一一個目的,就是要成為我現在的樣子,成為一位被恩膏的僕人、門徒、萬王之王和萬主之主亞呼贖阿的孩子!還有什麼比這更高的呼召呢?我想是沒有的。我是一個破碎的器皿,但卻是屬於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一位強大勇士。我被神呼召去向世界的四個角落,向各族、各方、各民傳揚福音。神告訴我,在我看人時,他們的膚色是不重要的,我只要看見他們是紅色的,被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我們的彌賽亞亞呼贖阿的寶血覆蓋住!我被揀選成為多個教會的牧師,我總是努力聆聽我們的主、救主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聲音。遵行祂那完美的旨意,以達到祂創造我的目的。我曾被神告知我永遠不會離開這個事工,因為這是我的身分。我是一個屬於亞哈威神的破碎器皿,但卻是屬於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一位強大勇士!

使徒 伊莉莎白.雪莉.以利亞